10次G20峰会,传递出哪些中国“好声音”? 蔡英文百日民调“下落特烦恼”?

九派新闻

新闻资产价值:

编号: 181810

格式: WORD/PDF

大小: 14.31kb

上传时间: 2016年08月27日

新闻资产评估模型

News Asset Evaluation Model

中国“军事介入”叙利亚,到底是咋回事?

2016-08-27 14:51:36 边驿卒

字号

摘要:在昨天的国防部记者会上,22次提问,有4次与叙利亚相关,可见公众和媒体对于“中国介入叙利亚”的好奇心。

中国军事介入叙利亚?解放军向叙利亚提供援助和培训?带团的将军关友飞是谁?培训是在叙利亚进行么?
 
在昨天的国防部记者会上,22次提问,有4次与叙利亚相关,可见公众和媒体对于“中国介入叙利亚”的好奇心。

\
 
国防部发言人吴谦
 
当然,国防部的回答是——
 
在叙利亚访问的是中国军队外事代表团。
 
经中叙两军商定,中方向叙方提供医疗器械和药品等人道主义援助,主要是为缓解叙人道主义危机提供帮助。
 
中方还向叙方提供了医学、护理等专业的培训名额。项目在中国实施。
 
带团的将军是关友飞海军少将,是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

\
 
关友飞(资料图)
 
中方军事代表团访叙,是不是释放了介入的信号?
 
这次常规性的访问,除了说明中国有相应安全关切之外,看不出其他信号。
 
组织这次代表团的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是中央军委的15个职能部门之一。主要职责是负责对外军事交流合作,管理和协调全军外事工作。
 
今年以来,他们就曾经组织解放军外事代表团拜会韩国国防部长、在香格里拉会议上舌战群雄、探讨中外联演联训问题等等。在8月这次访问叙利亚,也只是一连串出访的一部分。
 
8月12日,关友飞率团赴马里访问,与马里国防部长商讨人员培训、维和交流等问题,看望了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维和部队代表。
 
8月15日,关友飞率团抵达叙利亚,与叙国防部长就加强人员培训、中国军队向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等达成共识。
 
8月17日,关友飞率团赴波黑访问,波黑国防部长感谢中方对波军队的无私帮助,希望在联合国维和、人员培训及扫雷等领域深化交流合作。
 
人员培训是一个例行性的话题,外媒完全不必就此大呼小叫。
 
为啥中国现在介入叙利亚?
 
原因很简单,叙利亚并非一个遥远的国家,其旷日持久的内战和ISIS的肆虐危害中国的安全。
 
叙利亚的动荡直接影响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海外投资以及公民人身安全等直接利益,更重要的是为恐怖组织的生存提供了条件,一些极端主义分子到叙利亚躲藏、训练,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比如“东伊运”等组织也转移到叙利亚,并且成建制的出现在战场上。

\
 
“迁徙圣战”路线示意图
 
此外,他们还在国内煽动“迁徙圣战”,宣传极端思想,组织信众偷渡出境到叙利亚参加恐怖组织,“3.01”昆明暴恐案就是其偷渡受阻引发。根据专家的分析,他们在叙利亚接受了军事训练后,还将回到境内从事恐怖活动。
 
如果任由他们坐大,将给中国政府反恐带来很大压力。所以有专家指出:“歼敌于国门之外”是一种上上之选。
 
但是,维护中国国家利益并非所谓派军队直接武力干预那么简单,叙利亚内战局势复杂,贸然介入反而引火烧身。
 
目前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平衡,形成了政治解决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共识,这为中国发挥自己的作用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所以说,中国军事代表团赴叙利亚,与叙利亚和平进程密切相关的。
 
事实上,中国早就表达过自己的态度。

\
 
2月王毅外长接受路透社专访
 
“我们一般不参加带有军事性质的国家联盟,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在国际反恐问题上发挥作用。”今年2月,外交部长王毅在出席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第四次外长会后接受采访提到。
 
“实际上,中国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参与国际反恐合作。比如,我们帮助伊拉克等前线国家提高反恐能力建设,与一些国家在反恐情报交流、切断恐怖融资渠道和恐怖分子跨境流动方面开展合作。”
 
“中方还主张,反恐问题要标本兼治。在一些动乱国家,要着力解决其贫富差距、发展滞后和教育缺失等问题,从而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和条件。中国将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参加国际反恐怖斗争,并作出自己的贡献。”
 
举个例子,6月间中国向叙利亚捐赠1100箱种子,帮助其纾缓粮食危机。
 
而就在8月23日,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访问约旦,双方就叙利亚问题交换了看法。值得注意的是,在叙利亚问题中,约旦负责牵头的恐怖组织甄别工作,而这一工作一旦完成,将在地区内形成一致的反恐联盟。

 
中国军事观察员被包围 汽车炸弹离他们只有三四十米
 
那么,这批中国的人道主义援助是中国首批在叙利亚的军人?
 
不要忘了,中国在曾在叙利亚派驻9名军事观察员。

\
 
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中方军事观察员
 
2012年,根据联合国的部署,来自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的两名中国军事观察员张甫、赵鹏于4月25日抵达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参加监督团先遣组工作。5月11日,从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抽调的中国军事观察员刘辉抵达叙利亚开始工作。
 
同时,中国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也紧急从国内选拔了6名军政素质好、外语水平高、驾驶技术过硬的解放军现役军官,派往叙利亚参与维和任务。
 
他们也接受了包括反恐防暴、反劫持、爆炸物识别、紧急救护、车辆故障排除等内容的强化培训。
 
他们的任务就是不带武器在一线巡逻,监督交战双方执行停火协定情况,防止冲突升级。当时的叙利亚几乎“无和可维”,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观察员遇袭成为家常便饭。
 
当地的司机告诉张甫,因为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行使了否决权,中国军事观察员在叙利亚更容易成为部分极端分子的攻击对象。
 
作为先遣组成员,赵鹏在任务初期几乎跑遍了所有发生冲突的城市,以确定观察哨的位置和军事观察员的巡逻路线。
 
一次,当赵鹏和其他国家的军事观察员乘坐的巡逻车队出现在街头时,当地一群情绪激动的民众包围了车队。一名被冲散的外国军事观察员奋力向坐在后车的赵鹏求援,当他打开车门将那位观察员接应上车时,几名当地民众冲上来,抓住赵鹏的防弹衣就往车下拽。幸亏车上其他同伴拼力帮忙,才把车门重新关上。“那天要是被拉下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赵鹏心有余悸地说。
 
“离我最近的爆炸,只有三四十米。”刘勇回忆说,8月15日一早,一辆油罐车被安装在车底的炸药引爆。刘勇当时正和一些即将回国的观察员在酒店大堂内话别,准备将他们送到赶往机场的车上。那天,联系好的车队晚了15分钟,“如果正点到达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
 
军事观察员张明查看联合国巡逻车辆遇袭情况
 
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观察员还是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在大马士革观察员队担任助理人事官的邱风,设计了简单的人事工作软件,大大提高了观察员队的工作效率。
 
作为助理作战官,车立杰主要负责观察员队的巡逻计划、地图制作、与当地政府军协调安排护卫等事宜,工作极为繁琐,但他处理得游刃有余。
 
张甫的职务是联叙监督团联合报告和情报分析中心副主任。联叙监督团团长穆德少将曾这样评价他:“在过去的三周半时间里,张甫一个人就是我们这个任务区的联合作战中心。”
 
联叙监督团在90天任务期后,规模缩减一半,原来在司令部工作的赵鹏需要调整到大马士革观察员队工作,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队长基什夫得知消息后,主动询问:“就他一个人吗?我这里中国人越多越好!”
 
当年8月,联合国结束了叙利亚维和行动,中国观察员最后一批回国。任务结束之际,联叙监督团司令为张甫、张跃和赵鹏3人签发了嘉奖信,并对刘勇作出了这样的评价:“为了和平,刘勇上校在工作中展示了最高水平的专业精神和奉献精神,是中国和中国军队的杰出代表。”
 
相信中国军方此次提供的人道主义援助与人员培训项目,将延续先前专业而敬业的精神,为叙利亚人民提供及时的援助,为从根本上解决恐怖主义问题准备条件。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派新闻客户端

热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