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错位去库存:大战才刚刚打响 最后一页

九派新闻

新闻资产价值:

编号: 226203

格式: WORD/PDF

大小: 7.5kb

上传时间: 2016年11月18日

新闻资产评估模型

News Asset Evaluation Model

当前供给侧改革非常艰难,任务完成需几年时间

2016-11-18 10:16:34 许善达

字号

摘要:当前这个“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艰难的,我们得有一个思想准备,这个任务完成得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今年的供给侧改革是非常艰难的,包括如何进行供给侧改革,在认识上还是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必须有一个思想准备,这个任务完成需要好几年的时间。”11月17日,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许善达认为,以前改革重点都是需求改革,今年开始转到以供给侧改革为主。这比执行4万亿投资,提高杠杆率、扩大投资要困难,因为找项目银行给钱、扩大投资买钢材买水泥,相对比较容易。供给侧改革也不是一年全部完成,从具体任务上说,今年还是有一些进展。
 
去产能,消除产能过剩的目标离完成还差得很远,而且目标也不高,真正完成也未必能实现希望的产能利用率。
 
去库存,农产品的库存最主要的是玉米,今年年初已经改变了国家对玉米收购价格的体制,但信号传到农村已经很晚了,很多农民仍然种了很多的玉米。玉米去库存的目标今年是很难实现的。
 
房地产去库存出现了问题,光注意了总量没有偏重结构,效果也出现跟预期不一样的情况。许善达认为不能算总量,实际上一、二线房地产去库存的压力并不大,主要是一部分三线城市或者四线城市过剩的情况比较严重。
 
去杠杆,今年杠杆率还是在提高,只是提出一些措施。比如僵尸企业的坏账怎么处理,政府不能去买单,应该让它违约,所以去杠杆还没有出现扭转态势。
 
降成本,最大的举措是营业税改增值税,决策上已经有6000多亿降税费的措施出台,现在财政部、税务局正在核算减税的效果。这一项,对很多企业来说还是很有效的。
 
补短板,搞一些科技创新,搞一些进口替代产品,在一些地区效果还是很好的。
 
许善达表示,当前“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艰难的,必须有一个思想准备,这个任务完成得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以下为许善达发言实录:
 
许善达:去年12月底提出供给侧改革有一个相对的概念,在以前我们的改革里,或者宏观经济工作里,重点都是需求改革,并不是过去就不搞供给,现在也不是不做需求,过去以4万亿为代表通过提高杠杆率,扩大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从今年开始,我们转到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现在搞供给侧改革,也不是需求方面就不做工作,但工作重点要放到供给侧,这是一个很大的转换。相比而言,这个转换执行起来,比执行4万亿投资,提高杠杆率、扩大投资要困难,因为找项目,银行给钱,扩大投资,买钢材,买水泥,相对比较容易。但供给侧改革就比较难,我觉得今年的供给侧改革是非常艰难的,包括了如何进行供给侧改革,怎么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在认识上还是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我认为,供给侧改革也不是一年就全部完成的,今年从具体任务上说,还是有一些进展。比如去产能,我们产能过剩的领域是很多的,重点是钢铁和煤炭,实际上发电等等还有很多产能都过剩。
 
现在来看,消除产能过剩的目标离完成还差得很远,我觉得目标也不高,真正完成了也未必就已经实现了我们希望的产能利用率。比如煤炭要减5亿吨,五十几亿吨,今年煤炭是去产能和控产量,这两个措施同时实行,才取得了现在煤炭的状态。所以,去产能有效果,但不能很乐观。
 
去库存,农产品的库存最主要的是玉米,今年年初,我们已经改变了国家对玉米收购价格的体制,但信号传到农村就已经很晚了,很多农民仍然种了很多的玉米。今年一方面库存多,但产量还很高,玉米去库存的目标,今年是很难实现的。但今年的价格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可能明年才能真正把玉米的面积减下来,它的产量才能减少。所以,从玉米来看,今年只是发出一个信号,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房地产去库存,当时一些分析不够准确。房地产不能算总量,现在有一种说法我国有多少房地产的待建面积。我认为一、二线房地产去库存的压力并不大,主要是一部分三线城市或者是四线城市过剩的情况比较严重。房地产去库存的情况,到了几月份又发生问题了,房价涨得很厉害,这跟房地产去库存,光注意了总量没有偏重结构有关系,效果也会出现跟预期不一样的情况。
 
去杠杆的问题,今年杠杆率还是在提高,去杠杆只是提出一些措施。比如,对于一些僵尸企业的坏账怎么处理,政府不能去买单,采取一些措施,包括让它违约,去杠杆的目的还没有出现扭转的态势。
 
降成本,有了很重要的举措,最大的举措是营业税改增值税,预期要减5000个亿的税收负担,社保又减了差不多5个点,加上一些地方又自己减了一点,大概有1000多亿。今年从决策上说,已经有了6000多亿的降税费的措施出台,现在财政部、税务局正在核算减税的效果。我认为,降成本这一项,对很多企业来说还是很有效的。
 
补短板,主要是我们供给不足的地方,这就不详细说了,搞一些科技创新,搞一些进口替代产品,在一些地区效果还是很好的。
 
所以,当前这个“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艰难的,我们得有一个思想准备,这个任务完成得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派新闻客户端

热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