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城市大战略:突出苏中苏北,立足深耕长三角 最后一页

九派新闻

新闻资产价值:

编号: 298369

格式: WORD/PDF

大小: 9.9kb

上传时间: 2017年01月04日

新闻资产评估模型

News Asset Evaluation Model

马超:黄奇帆泪别山城,重庆经济面临优化挑战?

2017-01-04 09:03:27 马超

字号

摘要:老黄和重庆,相看两不舍,但愿物是人非花相似。

那一抹挥手泪别,是无限的惆怅。黄奇帆的卸任,引起很多关注。
 
15年前,黄奇帆到重庆,他把重庆经济的3个锅盖扣6口锅,玩到极致。2013年开始,重庆的GDP连续三年领跑全国,这说明经济奇才、金融市长做得好。
 
可是,有人说他留给了继任很多难题和挑战,还有人说他创造的经济模式不可持续。我们要客观看待,当时所处的特殊情况下,面临技术要素不足、资本形成不足、经济动力不足等客观存在,黄奇帆只能那么办,才能支撑起重庆的经济速度,而且事实证明他办的非常好。不过重庆和不少城市一样,经济上面对的挑战依然,尤其是资源、结构、人才等优化问题突出。重庆曾经的辉煌能否持续?重庆经济增速会掉下来吗?我们几个方面深入分析重庆的经济现象。
 
资源禀赋差缺乏优势
 
重庆大山大水,七山二水一分地,地无三尺平,人均耕地面积只有不到1.1亩。矿产资源匮乏,煤矿几乎都枯竭了,虽然有天然气,但大多被央企开采走了。区位优势也没有,不沿海、不沿边;山高沟深,交通不便。这种条件下,黄奇帆只能玩“空手道”,只能把有限的资源集中起来,统一调配、统一使用、统一配置,所以搞了“八大投”。以国有企业领军,经济增长才能显示速度,这一招形成的国进民退的重庆特色,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是,也要看到,国有企业慢慢形成垄断,缺乏活力,造成了增长的不可持续,同时也导致了重庆民营企业不活跃的现况。
 
产业结构不够优化
 
重庆是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比重大,传统产业为主。地处内陆,吸引外资的客观环境相对处于劣势。所以黄奇帆千方百计地,充满智慧地创立了内陆加工贸易模式。引进惠普笔记本电脑,搞加工贸易。重庆没有就加工贸易搞加工贸易,而是变加工贸易的“两头在外”为“一头在内、一头在外”。就是以笔记本电脑为龙头,引进全产业链,形成新的电子信息产业。以此弥补了重庆产业结构不够优化的缺陷。
 
重庆的问题是,产业链丰富,但结构不够优化。从重庆市统计局的数据看,汽车产业、电子产业是民间投资主要领域。汽车以低端为主,创新品牌比较少。电子信息产业主要以加工贸易为主,如笔记本电脑,受国际市场影响大。国际上打个喷嚏,重庆马上就伤风感冒的节奏。面对特朗普上台后的对华贸易战,还有反全球化的浪潮,不知重庆是否已经备足了“板蓝根”?
 
除上面两个主导产业以外,重庆还都是老的军工、钢铁、冶金、化工等产业。虽然产品、产业多元化,结构调整有进步,但传统产业的包袱仍然比较重。
 
老龄化问题严重人口结构构不够优化
 
国家统计局和全国老龄办日前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调查成果》显示,2015年重庆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20.09%,与上一年相比,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增加了21.24万人,增长3.24%。百岁户籍老年人口增加103人,增长7.14%。
 
重庆的抚养比达到了20%,养“老”负担全国最重。老年抚养比,指的是65岁以上人口数与15—64岁人口数之比,用以表明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要负担多少名老人。重庆的抚养比达到了20%,就意味着每100个劳动年龄人口要抚养20个65岁以上老年人。
 
按照联合国和中国有关部门制定的标准,通常把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据报道,重庆的老龄化率排名全国第一。
 
青壮劳力不足,人才结构不够优化
 
重庆户籍人口大于常住人口。2015年,重庆市常住人口3016.55万人,户籍总人口3371.84万人,300多万的人口流出,去为其他省市的GDP增速做贡献。这让重庆的青壮劳力捉襟见拙。
 
况且,重庆小学生在校人口比例低、人数下降幅度大。2015年的小学生数量达到207.33万人,重庆常住人口达到3016.55万,占比为6.87%。从人数下降的幅度来看,重庆下降的量最大,7年间减少了17.06万。再看看深圳、上海、北京的小学在校生增长率,依次为47.6%、35.24%和28.79%。
 
这更加印证了,本来就人口分布分散的重庆,人口外溢现象尤为严重。这对本来产业链条短、产业结构单一的重庆来讲,会不会是GDP增长的一个掣肘?
 
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低知识结构不够优化
 
据2014年重庆统计年鉴,每10万人中受教育程度在大专及以上的为8478人。看看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排名前三位的三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大学以上人口比重依次为31.5%、21.95%、17.48%。而重庆的8.64%,被远远的甩在全国第16名,掩面而泣,落荒而逃。
 
科技科研结构不够优化
 
重庆2015年的科研投入占GDP强度约1.5%,大幅低于全国水平。孙才新院士逝世后,重庆市现有的“两院”院士由此前的14名,减少到13名,其中中国工程院院士由此前的11名减少到10名,两院院士中,有9人本来就在市内各高校任教,另有4人为市委市政府引进的人才。这跟北京天壤之别,据报道,截至2016年8月,北京共有756名“两院”院士,约占全国总数一半。而上海,截至2015年12月,有176名。
 
所以,重庆科技贡献率低、专利和科研成果少、院士少、研发不够,没有自己的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再大的产业规模,也解决不了附加值低的问题。
 
经济增长缺乏新动能增长动力不够优化
 
重庆GDP,90%多靠的是投资的贡献率。这太高,经济增长的贡献过度依赖投资,而缺少依靠消费和出口,这模式不可持续。
 
以2016年前三季度为例,全市民间投资增长12%、高出全国9.5 个百分点,占全市全部投资的51.9%。特别是工业民间投资同比增长52.2%,对全市民间投资的贡献率达到88.9%。近五成民间资金投向工业,工业民间投资占全市工业投资比重70.4%。
 
大多数的投资都在工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重庆市统计局发言人张富民称,上半年占全市民间投资近五成的工业民间投资完成1670.01亿元,增长长28.2%,比全市工业投资增速高11.9个百分点。
 
产业过多依赖房地产。从2016年上半年数据观察,重庆民间资金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为1143.91亿元,占上半年重庆民间投资总量的31%。
 
而现代服务业比较少。重庆的现代服务业占20%左右,比重不高。北京现代服务业占比50%多,上海和天津70%左右,秒杀重庆。
 
分析这些问题,不是说黄奇帆留下了问题,而是说他有智慧。重庆这个最年轻的的城市,面临这么多难题,金融市长艺高人胆大,凭着高超的艺术,把重庆经济打理地风生水起。老黄用他独到的调控技巧,充满智慧的思路,支撑重庆经济发展。这个特殊的架构,如果没有他,是否难以支撑?且留给时间回答。
 
老黄和重庆,相看两不舍,但愿物是人非花相似。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派新闻客户端

热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