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内鬼”哪来的“魔力”? 最后一页

九派新闻

新闻资产价值:

编号: 306592

格式: WORD/PDF

大小: 7.23kb

上传时间: 2017年01月07日

新闻资产评估模型

News Asset Evaluation Model

在通报黄兴国上,中纪委用了多少心思你看出来了么?

2017-01-07 11:17:01 人民论坛网

字号

摘要:正当大家对通报中诸多的违纪细节多方揣测的时候,针对“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中纪委专题片直截了当落了实锤,揭了黄兴国的老底。

时隔4个月,中纪委再次抛出黄兴国的重磅消息。有几个细节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

2017年1月4日下午中纪委官微称,黄兴国严重违纪被“双开”。通报中列举黄兴国的问题多达15项,实属罕见,是十八大以来创下的最高纪录。

黄兴国被通报问题包括:

1、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1)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2)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3)阳奉阴违

4)搞迷信活动

5)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

6)对抗组织审查

2、违反组织纪律

7)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并收受财物

8)封官许愿

9)任人唯亲

3、违反廉洁纪律

10)收受礼品、礼金

11)纵容、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上的影响获取巨额利益

12)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子谋取私利

13)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4、违反工作纪律

14)违规安排出访随行人员

15)对身边工作人员失察失管

在黄兴国所犯的这么多“错误”中有5项违纪问题,是在115人的党纪处分通报中首次出现,包括“破坏党的集中统一”、“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封官许愿”、“任人唯亲”和“违规安排出访随行人员”。

然而故事到这里还没有讲完。

正当大家对通报中诸多的违纪细节多方揣测的时候,针对“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中纪委专题片直截了当落了实锤,揭了黄兴国的老底。通报和专题片一个像先导预告吊足胃口,一个则趁热打铁详解精彩内情。时间点设计得如此精巧,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一个:黄兴国的问题极具典型性——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极坏。

黄兴国打探谁,向谁打探?专题片是这样介绍:

2014年到2015年,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此阶段,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案和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案(杨曾任天津市副市长),先后案发。正部级的黄兴国主动、多次与袁卫华接触,请这个副处级干部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他本人的一些问题线索。

对于黄兴国的“需求”,袁卫华都一一奉告。

袁卫华,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曾经是家乡的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还曾立过功受过奖。

可是这名37岁的处级干部,第一次违纪行为发生在2004年。简单一算,那年他仅仅25岁,参加工作没多久,级别还是科级。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干了一件“大事儿”——以科级干部的身份向其所在的第六纪检监察室对口联系的地区之一任职的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举报内容,并获得对方回报的一个超乎他自己想象的大工程。

袁卫华回忆,2004年,他第一次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举报内容时,很忐忑,“我是科级干部,他是副部级干部。但是在一张嘴的情况下,竟然我成功了,这样就真的是有一种一发不可收的感觉了”。

“他说你能不能给我看一眼,我说行啊,我说哪天回去了我给你拿过来。”在片中,袁卫华如此描述他的第一次违纪。“看一眼”“拿过来”说的就是针对那名副部级干部的举报信。

而第一次泄密,就换来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大工程:这个保护区所有的基础设施建设,被交给了袁卫华父亲的工程队。

专题片中提到,在袁卫华到中纪委工作之前,袁卫华的父亲手下只有一支三五个人的小包工队,只能承接一些防水、房屋翻修的小工程,但他儿子却帮他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承揽工程专业户。袁卫华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多年来,袁卫华利用自己的权力,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就在2015年被立案审查的前几天,袁卫华还为父亲运作拿到了两个工程。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情节如此严重,令人震惊,也令人深思。

专题片披露,袁卫华除了通过拿工程牟利,也收受大量财物。党的十八大之后,他仍然没有收敛、收手,泄密内容除了中管干部的问题线索,还包括重要案件的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甚至帮审查对象一起分析情况,出谋划策。

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穆红玉介绍,袁卫华是典型的以案谋私。这类秘密的泄露都会对纪律审查工作带来极大的阻碍甚至破坏,但在利益驱使下,袁卫华把纪律底线置之脑后。

2015年,袁卫华被立案审查。值得注意的是,黄兴国落马时间是2016年9月。中间相隔一年,在这段时间里,黄兴国的挣扎和恐慌可想而知。

另外,还有几个黄兴国的问题是中纪委专题片没有说到的。

违规安排出访随行人员

中纪委的通报中出现这种说法是第一次。

早在1989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联合发布了一份《关于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出国访问的规定》。其中提到,领导干部出访,必须按规定的组织手续报批,审核机关要严格把关。

《规定》还要求严格控制出访团组人数。省、部级干部出访,团组人员总数不超过5人。个别团组如因特殊情况需超过规定人数,应专门报批。出席多边、双边国际会议或其他专业会议的团组人数,根据实际需要报批。

也就是说,报批时未提到或未批准的是不允许随行的。不是相关领域主管干部当然也不应该被安排到团组里。

此外,《规定》还指出,领导干部出访,如确因工作需要偕夫人同行,须在上呈报告中写明,一并报批。不得以任何名义携带子女出访。

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上的影响获取巨额利益

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子谋取私利

这两条则是此前一些落马官员的共性问题。

据澎湃新闻报道,黄兴国是从公社团委书记走上来的正部级官员,家中有4个弟弟。多年来,伴随着长兄黄兴国在仕途上的不断“进步”,他的弟弟们也投身生意场,涉足机械、建筑、房地产、海洋经济等多个领域。这一情形持续至2016年9月10日。当天晚上10点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黄兴国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此后不久,黄兴国的弟弟黄兴余、黄兴荣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另外,黄兴国有一独子。2001年担任宁波市委书记时,黄兴国曾自述,“我家有三口人,妻子在省人事厅专家局工作,处级干部;儿子在北京读书,大学二年级”。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派新闻客户端

热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