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陷阱 中美现实威胁是形成新的冷战

九派新闻

新闻资产价值:

编号: 333717

格式: WORD/PDF

大小: 8.12kb

上传时间: 2017年01月25日

新闻资产评估模型

News Asset Evaluation Model

美国新自由主义:通往灾难之路

2017-01-25 14:00:00 何秉孟

字号

摘要:毫不夸张地说:新自由主义模式是一条通往灾难之路!

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在20世纪40年代出版了一本著作叫《通往奴役之路》,他声称要将此书献给 “所有党派的社会主义者”,其矛头所指昭然若揭。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新自由主义学派凭借极端的“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和全球一体化”主张,充分迎合美英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需要,逐渐成为了美英资产阶级主流经济学,并在美英两国构建了一种最野蛮的资本主义实践模式——新自由主义模式。不仅如此,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及其守门人美国当局,还伙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制向全球推行1990年出笼的“华盛顿共识”,企图用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模式改造全世界。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当局抓了几个典型,树了几个样板。效果如何呢?今天我们可以一一检视。

曾是准发达国家的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陷入经济崩溃和社会动乱深渊,沦落为拉美地区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二战后,阿根廷在庇隆执政时期,强调政治独立、经济主权和民族利益,实行企业国有化、进口替代和政府调控,注重社会公正、维护劳工利益、加强社会福利建设,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获得长足进步,生活水平接近于西方国家中的西班牙,被人们称为“准发达国家”。然而,阿根廷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新自由主义改革,推行国企私有化,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几乎卖光了关系到国家经济命脉的所有国有企业,连金融银行领域的国有企业也未能幸免。国际金融投机超级大庄家乘机蜂拥而入,最终致使阿根廷政府失去了对金融的调控能力,而金融自由化还引发外债迅速增长,使整个国家的金融活动日益处于严重失控状态,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则成功地实现了对该国经济的控制,遂使阿根廷金融动荡、经济衰退,险象环生。

更为悲哀的是,在2001年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急需国际金融机构贷款,以解燃眉之急的时候,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金融机构和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仅不兑现此前关于友谊援助的承诺,反而坚持阿根廷如果拿不出可抵押的国有资产就不向其贷款。但是阿根廷经过十多年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几乎卖光了所有国有财产和国家经济资源,自然拿不出可供抵押的国有资产,因而导致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状况迅速恶化,贫困和饥饿现象遍及全国。这个20世纪90年代被美国当局誉为新自由主义 “改革楷模”的国家,仅仅十几年时间,便沦落为拉美地区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俄罗斯推行新自由主义的 “休克疗法”,使俄罗斯经济、社会几近崩溃。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剧变不久,以盖达尔为代表的一部分“食洋不化”的俄罗斯青年精英,对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十分痴迷,于是,推行了他们所谓的“休克疗法”式经济转轨方案。其基本依据就是“华盛顿共识”,内容具体包括:第一,自由化:全面放开对商品、物价、货币、汇率、外贸进出口等的调控和管制,大大削减乃至取消政府调控经济的行政管理部门;第二,国有企业私有化:大规模出售和转让国有企业资产,培植有产者和私营企业主阶层;第三,实行严格的紧缩货币和财政政策,实际上是迫使国有企业资金周转困难,陷入负债经营绝境,甚至破产倒闭,以利于外资和私人资本廉价并购;第四,把“西方化或全盘西化”作为战略和政策的主导思想,引入和效法美国模式,向西方国家全面开放国内市场。

俄罗斯推行“休克疗法”,在实行经济转型的不到十年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危机:经济大幅下滑,少数人暴富,广大民众普遍贫困化,社会动荡,政局混乱。这表明,俄罗斯推行的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以失败告终。但对于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来说,摧毁苏联遗留下来的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就是胜利。

新自由主义在印度尼西亚、泰国等亚洲国家推行,给这些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挥之不去的噩梦。

1991年,由美国国会议员和知名学者组成的一个代表团到东亚国家游说,称该地区加快实行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和投资自由化,将每年为该地区国家创造数千亿美元的巨大实惠。在美国的“忽悠”下,一些国家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其中,尤以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最为积极,结果,酿制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损失极为惨重。对此,美国政府不但无丝毫愧疚之意,反而公开宣称:亚洲发生金融危机的原因在于,这些国家政府缺乏经济管理能力;甚至指称是这些国家政府官员的裙带关系和腐败使然;等等。更令人发指的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政府袒护和纵容美国的国际金融投机大鳄乘人之危,在东亚地区的金融货币市场上疯狂套利套汇,蓄意加剧危机。美国还操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先是迟迟不向亚洲有关国家提供贷款,继而不顾有关国家反对,提出必须进一步推行新自由主义 “改革”才能贷款等苛刻的先决条件。在整个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当局的表演,将其企图控制东亚地区金融、资本市场的险恶用心,暴露得淋漓尽致。短短几年,东亚在20世纪90年代前曾被广为称誉的“东亚经济模式”很快蜕变为灾难型经济模式,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蒙受了几千亿美元的重大损失,有的国家的经济甚至倒退了10—20年。

埃及的情况同印度尼西亚及阿根廷等国一样,也是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抓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样板。经过20余年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后,经济不仅没有发展,反而陷入混乱:国家经济命脉被美英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把持;国家财富落入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和国内一小部分私人手中,社会两极分化严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更使埃及人民雪上加霜,最终酿成了人民起义和社会动荡。

美国在全球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所树的几个典型或样板国家所蒙受的灾难性后果证明,美国强制向全球推行的新自由主义,对于世界各国人民来说,是一股祸水;这股祸水流到哪里,哪里的人民就会遭殃。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集团在全球推行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模式,本意在于不仅盘剥本国人民,而且要控制全球经济,掠夺全世界人民。但他们未曾料到,他们酿制的毒酒,最后也毒害了自己。美国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模式,是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阶段过渡到国际金融资本垄断阶段的一种变异的、野蛮的资本主义模式。这种制度模式,不仅没有缓解马克思揭示的生产社会化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而且由于它进一步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的程度,并在更广大的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也就大大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基本矛盾及其他主要矛盾。2007年的金融危机就是这个矛盾的集中爆发,不仅使美国自身遭受了巨大的灾难,而且蔓延至全世界,将全人类拖入了近百年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以至社会危机的深渊,并使美国最终沦落为人类灾难的制造者。

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新自由主义模式是一条通往灾难之路!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派新闻客户端

热门评论

返回顶部